首页 > 新闻时讯 > 正文

“尘肺工人告倒老东家” 陶瓷企业须反思

2020-05-04 02:29:07  来源:http://www.analogcode.com  编辑:admin

“尘肺工人告倒老东家” 陶瓷企业须反思

  6月30日,广州日报刊发了《尘肺工人告倒老东家》一文:

  从2009年2 月首次申请劳动仲裁开始,河南籍农民工晏庆海因患尘肺职业病,要求原工作单位粤华公司赔偿医疗费、伤残补助金、后续治疗费等各项费用约106万元,该系列案历经两年多时间后终于有了结果。6月29日,佛山中院对该系列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晏庆海患工伤的事实清楚,判令粤华公司赔偿晏庆海各项费用39万多元。

  陶瓷行业近年来尘肺事件频发,但企业和尘肺工人关于赔付问题分歧较大,佛山中院对晏庆海案的终审判决为其他尘肺病人维权做出了指引,同时也为不重视作业环境的企业敲响了警钟。

  案情回顾

  尘肺工状告老东家

  据法院查明,今年47岁的晏庆海2004年进入粤华公司,从事看守退火炉的工作,并于2008年2月签订劳动合同。同年7月,晏庆海因突发气胸病在南海区人民医院治疗了10天,粤华公司同意晏庆海出院后休息三个月。2009年1月5日,晏庆海向粤华公司递交辞工书获得粤华公司同意。

  2009年9月11日,晏庆海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三期尘肺,随后晏庆海向相关部门申请认定工作,获支持。同年11月18日,佛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认定晏庆海因工受伤,伤残等级为二级。

  而在2009年2月和2010年3月,晏庆海先后两次向当地劳动部门申请劳动仲裁,但劳动部门的裁定赔偿金额与他要求的金额相差甚远。之后,晏庆海把“老东家”粤华公司告上法庭。

  判决结果

  索偿百万获赔39万元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晏庆海的索赔项目中,包括工伤费、医疗费、伤残补助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费用约合106万元。该系列案历时两年多,先后经历了一审、二审,到6月29日终于了结,佛山中院正式对该系列案作出终审判决。

  佛山中院终审认定,晏庆海患工伤的事实清楚,判令粤华公司赔偿晏庆海各项费用39万多元。其中,晏庆海请求法院判令粤华公司支付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费、职业健康检查费、劳动能力鉴定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合计30.1万多元获法院判决支持;申请粤华公司支付精神抚慰金10万元的请求,法院酌情判令粤华公司赔偿9万元。

  后续报道

  若发生后续治疗费另起诉

  不过,晏庆海要求粤华公司支付的护理费及护理人的伙食费、残疾赔偿金、高达64万元的后续治疗费等未获法院支持。晏庆海表示,自己曾到佛山市医学会申请药物依赖评估,鉴定结果为尘肺三期,肺功能损伤目前仍有遗留,需要药物长期抑制进展,所以才会向对方提出赔偿后续治疗费的请求。

  粤华公司认为,晏庆海尘肺病的补偿应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等劳动法律法规的规定来计算,后续治疗费超出了工伤各项补偿范围,晏庆海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而且晏庆海已经领取了粤华公司支付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26877.06元,相当于预支了二十多年的医疗费,晏庆海请求后续治疗费属双重赔偿要求,既不合情亦不合法。

  二审期间,晏庆海向佛山中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申请对其患职业病后的后续治疗费用进行鉴定。佛山中院准许其申请,并依法委托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法院临床司法鉴定所对晏庆海的后续治疗费是否必然发生,评估后续治疗数额等事项进行了鉴定。

  2011年4月21日,该鉴定机构出具鉴定意见:晏庆海的后续治疗费不是必然发生,为维持患者目前的身体状况,建议患者保持脱离粉尘作业,在没有发生并发症的情况下,为增强机体抵抗力、改善症状、预防并发症的发生,建议可以自愿采用门诊治疗方案(每年共需药费约1243元)。

  佛山中院考量后,最终采纳了该鉴定机构出具的意见,指出如日后后续治疗实际产生了费用,晏庆海可另行起诉主张。

  延伸阅读

  陶卫企业尘肺事件频发

  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让社会对尘肺这个由来已久的疾病高度关注 。随后,各个行业尘肺事件屡见报端,陶瓷卫浴行业自然也不例外。《南方都市报》爆出,2010年乐华厂方在组织的体检中共有12 人确诊为尘肺病,15人肺部发现异常,由此引发了乐华触尘工人大面积自行体检,经过个人体检、厂方组织复查,超过200名工人肺部异常。

  据了解,尘肺是长期吸入粉尘所致的以肺组织纤维性病变为主的疾病。目前,绝大部分的陶瓷卫浴生产车间,都能听到和看到轰隆的机器声、尘土飞扬的景象,工人长期在此环境中工作,吸入大量粉尘,对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陶瓷卫浴也成为尘肺高发行业。

  尘肺事件赔付有隐患

  乐华尘肺事件之初,27名工人出现尘肺症状后厂方采取了一次性赔付十几万元甚至二十几万元离职的处理方式。“私了”使得之后肺部异常的200名工人以十几万元甚至二十几万元的赔偿金作为参照标准,企业自然无法接受。最后,在乐从镇政府的帮助指导下,乐华出台了新的赔付标准 ,成立首期1500万元专款的“企业职工职业病赔偿专项基金”才平息了事件。

  而今年上半年,美加华陶瓷28名农民工肺部出现阴影后索赔时,厂方予以拒绝的态度非常强硬,理由是目前《职业病防治法》和《工伤保险条例》对于确诊为尘肺病、工伤,进行劳动能力鉴定的患者,有明确的赔付依据和标准,但肺部异常者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虽然说企业避免了一定数额的赔偿金,但企业的形象却遭到了损害。#p#分页标题#e#

  车间环境应予以重视

  39万元,是法院判决企业给晏庆海的赔偿金。对于财大气粗的陶瓷卫浴企业来说也许数目不大。但试想一下,少则百余人、多则数千人的陶瓷企业,假如赔付是39万元的百倍、千倍,任何企业估计都难以承受。何况,频繁收到法院传票、出入法院对企业的形象会造成很大的损伤。

  如何避免尘肺事件频发,改善作业环境是关键。对于尘肺的防治,工人在作业时必须规范操作,正确使用防护面罩,就能做到有效防护。而作为厂方,在作业区安装防尘降尘设备,才能降低企业的安全隐患。西班牙、意大利等陶瓷强国对废水循环使用,吸收粉尘变废为宝的做法说明了陶瓷企业也可以做到无污染或低污染。据行业人士介绍,100多万元的设备就能解决车间粉尘问题,这对于高额的尘肺工人赔偿金,可谓微不足道。

  ■后记

  随着人口红利时代的逐渐远去,职业健康日益受到重视,加之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陶瓷企业以往粗犷型的发展策略越来越难以适合当前的行业发展。绿色环保是现代企业的主旋律。假如陶瓷企业仍不重视生产环境和职业健康问题,说不定哪天就真会看到尘肺工人把企业告至倒闭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