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工资集体协商遭遇“玻璃门”

2020-06-03 09:40:16  来源:http://www.analogcode.com  编辑:admin

工资集体协商遭遇“玻璃门”

最低工资标准作“参照”,劳资信息不对称,法律未规定企业不谈判的责任

  ◎由于劳资双方信息不对称,工人们谈判时拿不出财务数据,成了谈判中的一块“短板”。企业作为资方,不仅掌握了资产、管理、信息,连企业的工会主席、工会委员都由其发工资,因此在集体协商中很难对等谈判。

  ◎现行的法律虽然规定了工会组织有代表劳动者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却没有明确规定企业方不进行集体谈判应当承担的责任。这就使得工会组织在开展集体谈判时缺少同企业抗衡的手段。

  “富士康事件”、“南海本田事件”之后,我省劳动关系问题浮出水面,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据统计,广东的劳动用工量长期居全国首位,每年处置劳动争议和劳动监察的案件数量也处于全国前列。随着社会经济转型,劳资纠纷中集体诉求的案件明显增多,2010年全省劳动关系突发事件平均涉及人数上升幅度高达20.87%,案件涉及到工资纠纷的比例高达76.5%。

  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在市场经济国家普遍适用,是普通劳动者实现“涨工资”愿望的法定程序,也是建立和谐劳资关系的有效途径。

  在广东省总工会巡视员孔祥鸿看来,目前是广东推进工资集体协商的最好时期。他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劳动力供求关系已发生了变化,缺工让资方不得不考虑与工人协商谈判。二是产业结构的升级,调整产业结构、提高工人待遇已是一种趋势。

  在经济发达的珠三角,近十年来经济迅猛发展,企业平均发展水平超过10%。应该说,这就为工资协商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为何工人工资的提高依然困难重重?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涨工资,富士康做不了主?

  富士康的国际客户在下订单之前,已经把所有的成本都算得清清楚楚,他们参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计算人工成本

  工资集体协商的核心内容是企业效益与职工工资挂钩,通过劳资双方平等协商,使职工工资增长与企业效益增长相适应。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一些企业以成本提高企业经营困难为借口拒绝工资协商。

  记者在广州花都采访时,不少企业老板谈到给工人加薪就一脸苦相。他们说:“要我涨工资就是要我的命,我只好关门走人。”

  一家手袋厂老板大倒苦水:工厂靠给别人做代工生存,一个手袋只能赚3元加工费,再涨工资就撑不下去。这个老板说,工厂每天至少要生产600个手袋才能保本,每个工人月工资1500元,眼下开工不足,每个手袋生产的人力成本已超过预算,工厂处在亏本边缘。

  佛山市纺织行业协会秘书长吴浩亮说,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剧烈波动,佛山纺织企业出现困难,多项成本上升,利润缩水明显。“我们希望企业给工人加工资,但仅有少数效益还过得去的企业加了”。

  但也有不少工人告诉记者,有些企业老板“心太黑”,效益好也不给工人涨工资,工厂明明是赚钱的,却硬说是亏本的。甚至不少企业主认为,涨不涨工资与工人没有多少关系。“因为办厂资金是我出的,投资风险是我扛的”。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一些外资企业效益非常好,管理人员也不隐瞒利润,但也无奈地表示:给工人加薪很难。因为是代工,当外商把生产地点定在珠三角时,所有成本都是找“精算师”作了准确的预算,他们觉得“有所为”才下订单的。

  例如,深圳市总工会曾向富士康发出集体谈判的要约,但富士康对工资增长一直避而不谈。该公司一名负责人表示,富士康的国际客户在下订单之前,已经把所有的成本都算得清清楚楚,他们参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计算人工成本。涨工资,富士康做不了主。

  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主任肖胜方律师说,以已核算了人工成本为理由拒绝工资协商只是借口,没有谁能规定企业的利润应该是多少。如果人力资源成本不能调整,但企业利润是可调的,企业是可以作出一些让利的。

  信息不对称谈判难对等

  由于企业不肯提供真实财务报表和盈利情况,因而员工们谈判时十分被动

  在深圳的一家日资五金生产企业,劳资双方共进行了8轮谈判才达成协议。这家企业工会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经营良好,规模逐年扩大,当他们向老板提出“涨工资”的要求时,老板却声称“年年都在亏损”。由于企业不肯提供真实的财务报表和盈利情况,员工们谈判时十分被动。

  后来,员工们想了很多办法,自发统计每天的生产量、销售量,得到相关数据,以此证明企业盈利,才争取到应有的一些合法权益。

  由于劳资双方信息不对称,工人们谈判时拿不出财务数据,成了谈判中的一块“短板”。

  “目前还做不到平等的集体协商,除了少数企业外,多数企业离这一理想还差得很远。”深圳市委常委张思平说,企业作为资方,不仅掌握了资产、管理、信息,连企业的工会主席、工会委员都由其发工资,因此在集体协商中很难对等谈判。

  肖胜方律师认为,“强资弱劳”是不可改变的现状,没有哪个资方是愿意谈判的。“工资谈判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比如行业工资水平、工人与高管工资的差距,原材料平均价格及利润增长等,不仅内部要比,还要与外部比,最佳工资增长的双方可接受点等等”。

  在肖胜方看来,这些数据资方都不会主动公布的,如何才能让资方愿意谈呢?他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组建行业工会,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

  广州环卫行业工会的实践也印证了他的观点。据了解,广州市环卫局从前年开始实施环卫承包招标改革,承包方为了减少成本,常常无故减少工人的地段定额工资和加班工资,引发双方矛盾。近两年来,环卫工人多次上访无果,进行了多次停工。今年3月海珠区,70多位环卫工人再次停工。

  这次停工却通过工资协商得到了很好的解决。频频停工的环卫工人在广州市总工会的帮助下组建了环卫工会。环卫工会代表工人与广州市环卫局进行谈判并要求,环卫部门在招标时就要向对方报出工人工资,承包方不能以最低工资作为竞标条件。

  “建立行业工会确实非常有必要,南海本田罢工事件发生后,工会代表与资方进行工资协商谈判,资方要求提出增加工资的依据,但由于没有行业工会,这个数据提供不出来。”南海本田工会副主席王超群透露,在第三次谈判中,工会提出的方案,仅仅以与公司相邻的企业职工约3200元的工资收入为参照标准,未能对比两家企业人均劳动生产效率、人均利润率等数据来进行科学分析,使得数据难以服人,故被企业方称为“不可接受”。

  肖胜方说,如果单个企业不愿意提供谈判数据,行业工会可以以行业的数据为依据。他告诉记者,在发达国家,行业工会是靠会费来养活的,一个行业不止一个工会,工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不为工人提供好的服务,工人就会用脚投票。

  法规不完善,谈判打折扣

  围绕如何解决资方不愿谈做出制度性规定,比如尽快将《集体谈判法》提上立法议程

  “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推行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权威的法律支撑和规范,这涉及国家法律制度的完善,以及工会改革等。”肖胜方律师说。

  在他看来,建立工资共决机制要靠集体谈判,但现行的法律法规虽然明确规定了工会组织有代表劳动者进行集体谈判的权利,却没有明确规定企业方不进行集体谈判应当承担的责任。这就使得工会组织在开展集体谈判时缺少与企业抗衡的手段,特别是在集体谈判进行不下去的时候,由于缺乏必要的制约手段,工会组织开展集体谈判更是捉襟见肘,工资共决机制自然难以建立。

  他认为,要改变这种局面,就要进一步加强劳动立法和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围绕如何解决资方不愿谈做出相应的制度性规定,让资方不能不谈。比如,应该尽快将《集体谈判法》提上立法议程,规范集体谈判的内容、程序、形式和违约责任。

  肖胜方建议,广东作为农民工大省,在这方面可以以建立地方法规的形式进行探索。

  但是,一些地方出台相关法规却遇到了很大的阻力。2010年9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第二次审议了《深圳经济特区集体协商条例(草案)》,原计划该条例在2010年11月三审通过。同年9月,香港47家商会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如果新条例通过,将导致大批港企倒闭,并引发撤资潮。其结果是,该条例三审迄今尚未通过。

  不少专家认为,工资协商难推进与政府介入不够有关。深圳市律师协会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业务委员会主任段毅认为,政府部门应积极维护劳动者权益,而不是等到企业侵害劳动者权益后才介入。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指出,建立工资共决机制是包括政府、工会和雇主组织在内的协调劳动关系三方的一致责任。因此,协调劳动关系三方应当立足自身职责,形成推动建立工资共决机制的合力。

  “政府在集体谈判过程中起着协调、沟通、指导和监督的作用,应搭建好平台”,肖胜方律师说,政府一方面应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相关政策规章,推动集体谈判机制的建立,并对企业开展集体谈判进行督促;另一方面,还要根据劳动力市场情况,定期公布行业市场工资指导价位,从而指导不同行业的企业以市场指导价为基础,通过集体谈判来确定职工工资水平。

  ■成功案例

  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公司工会:

  不做花瓶工会4年协商工资

  “工资的集体协商‘翘尾反应’良好!”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公司工会主席吴志强自豪地说。

  他是有理由自豪的:经过连续4年、每年一度的工资集体协商,彻底改变员工工资由企业单方面说了算的做法。根据最新公布的协商结果,2011年10%—13%的加薪幅度,创下了该企业成立十几年以来工资增幅的新高。

  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公司是由和记黄埔港口控股的大型企业。自1994年开港以来,经过十几年的扩建、发展,航运服务覆盖世界各地,拥有一支2400多人的现代码头工人队伍。尽管该企业有华南地区经济发展“晴雨表”之称,但码头职工的工资水平远远落后于公司业绩的增长。2007年该企业发生了停工事件。

  随后盐田国际在深圳市总工会帮助下组建工会,将工资集体协商和谐发展纳入企业运作中。

  “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吴志强回忆:工会成立后抓紧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履行曾经向职工表态“不做花瓶工会”的承诺,代表职工主动向公司发出协商要约。

  但对于工资这个核心问题,资方十分谨慎,总认为“除了工资,什么都可以谈”。而职工恰恰认为:“什么都可以不谈,工资必须谈”。

  2008年正面临严峻的世界金融危机,外部环境对开展工资协商非常不利。经过一个半月、前后五轮的艰苦谈判,在盐田国际开港以来港口吞吐量下滑最严重的2009年,劳资双方达成协议,将加薪1%—2%的核心条款写进集体合同。

  随着集体协商机制的建立,每年的集体协商已经成为盐田国际工会精心设计、企业方认真对待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内容。

  深圳市总工会副主席王同信认为,企业工会负责人对工资集体协商作精心准备,对劳资问题作专题分析,形成合理的对策建议,以理服人,取舍有度,是盐田国际推进这一制度实施的重要环节。